?te坏特带着猫的滤镜在房里哼唱出城市疗愈之声

?te坏特带着猫的滤镜在房里哼唱出城市疗愈之声

“难以捉模却很难不爱上,像是她名字的第一个符号一般”充满神秘想象中空间的覆面系歌手?te坏特,即使推出首张专辑《一个人的卧室A Bedroom of One’s Own》也坚持不露面,用大大的礼帽和墨镜,将生活中的角色切割,你只能用一首首单曲去拼凑出她的模样,2020年华语乐团的最大问号,应该就是?te坏特到底是谁了。

“不知道我的面目,也许妳会更全身贯注,在我的歌声、我的音乐上。没有也无妨,这不是我们的默契吗?在妳的无数次想象中,我早已在了。”

从2019年推出以意大利脏话为名,在反省一夜过后心情的首支单曲《Cazzo》,接着立刻用《睡不着》,和中英文切换自如的《Santé》,?te坏特充满颗粒感与骚灵气息的独到声线,闪耀在Lo-Fi(前卫保真音乐) 声响的编曲中,短短一年累积了超过数百万音乐点击率,她的名字在乐坛被冠上R&B的新声标志。

在她与许多网红合作曝光的同时,她也在期待中上架了第一张华语Chillhop专辑《一个人的卧室》,在lo-fi的基底下,嵌入了爵士、蓝调、放克、灵魂乐、嘻哈、拉丁等不同的黑人音乐元素,表达?te坏特的生活态度和观察中获得的体悟。

专辑名称巧妙呼应了英国意识流女作家吴尔芙(Virginia Woolf )的文章【A Room of One’s Own】,强调每个女孩都应该拥有一个实体的空间,继而成为心灵、思考、创作的空间。

?te坏特的歌曲大多讲述城市女子在面对爱情时的彷徨及对日常生活的无力感,似乎每个人都可以从歌曲中勾起一些回忆,《Santé》中就算痛苦也要放手,为爱变得坚强;爱情跷跷板中《女士优先》的游戏;《Baby Cake》远距离恋爱甜蜜与失落交杂的情绪;最令人惊艳的是《Seh Ah Seh》,调侃生活的压力,并将闽南语巧妙结合在歌曲之中,打破语言隔阂的框架和世界的距离,得到彻底放松的缝隙。

这张专辑就像是她在房间中跟自己的对话,也的确是一张名副其实的Bedroom Pop,在专辑制作人,她大学爵士乐社团的学长,Tower da Funkmasta自宅家录制,从不受拘束又私密的氛围里,悄悄为她的音乐打开一扇门,让?te坏特的浪漫与惆怅走出门外,治愈受伤的灵魂,鼓励人们诚实面对自己。

 

Here's what you might like

Sponsored by VA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