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国际电音界的18岁中国DJ Chace

征服国际电音界的18岁中国DJ Chace

来自中国上海的DJ兼制作人Chace(朱一涵)年仅18岁,但在一年多前已加入荷兰组合Yellow Claw的厂牌Barong Family,在2016年发行EP《Destination》。今年,依赖美剧学习英文的青少年Chace将准备征服世界。

Chace在去年成为第一个在比利时Tomorrowland演出的中国DJ。凭着两张个人EP和多次现场演出的经验,Chace是电子音乐未来的闪亮新星。Bandwagon之前和Chace做了专访,了解他的音乐背景、接下来将发行的首张专辑,以及更多的资讯。


你从很小的年纪就已学习打鼓,从小也都一直接触音乐,最终怎么会开始做电音与舞曲?

这个问题其实很有趣。我刚开始时先学习打鼓,直到10或11岁才发现自己真正喜欢的是制作音乐。当时我已经是已打鼓为主,过后也开始接触阿卡贝拉(a capella)和口技(beat box)。

我在网络上看到一个叫Mike Tompkins的音乐人,用阿卡贝拉的方式翻唱了Michael Jackson的《PYT》。我看了非常感兴趣,在11岁左右决定尝试。过后,我也开始慢慢接触舞曲和制作。

关于你想追求的音乐风格,是一开始就知道的,还是慢慢从其他风格演变而出?

我刚开始时,什么都做,尝试了各种电子音乐的风格和节奏。直到一两年后,我才真正找出自己喜欢的音乐风,也就是流行(pop)与浩室(house)音乐。

我们每周都会看到新的DJ或新的音乐出现。你会怎么去追踪,又如何决定要将一些歌曲加入你的演出?

我对自己追踪的音乐人都很忠心。我特别喜欢法国制作人Tchami的厂牌Confession,以及来自瑞典的Axtone Records。Swedish House Mafia也是我最早的启蒙。

我在各地演出的途中也有机会认识很多新人,会去SoundCloud听他们的作品,如果喜欢的话也会和他们交换电邮。有时,他们会传一些作品给我,过后我会发现这些作品适合加入我的演出。除此之外,我在决定选择歌曲时也参考很多其他的因素。

你发行了新歌《Neon Lights》,在歌曲中以自己的真声演唱。分享一下这首歌和它的灵感。为什么会选择在歌曲中使用自己的真声?

我在Barong Family的第一张EP《Destinations》中,自己的歌声都有调低,相信大家都听得出。当时,做出这个选择是正确的,因为我在演唱后觉得不顺耳,在调低声调后觉得还不错,就一直使用这个声音。

到了和Moksi合作的EP《Confessions》,我们获得制作团队的一些意见。我的经纪人问我为什么在音乐上还没使用自己的真声。同时,熟悉我的阿卡贝拉作品的中国歌迷都认为我的真声比较好听,所以我就打算尝试了。希望大家都会喜欢。

你现在一半的时间都以阿姆斯特丹(Amsterdam)为主要阵地。从中国转移阵地到那里是什么样的经验?为什么会做出这个决定?

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我在Barong Family的旗下。他们是以阿姆斯特丹为主的。另一个原因是,荷兰一直都在引领着整个电音舞曲市场,所以转移阵地到那边是明显的选择。整个市场的主要元素,包括音乐季、夜店,都是从阿姆斯特丹开启的。

我没在演出时就会在那边,不断从那边的人和事物获得启发和鼓励。至于自己如何适应,我只能慢慢接受不一样的东西,因为我对他们的音乐的热情还是很大的。可是,我真的不太喜欢他们的食物,但这是我被办法改变的事情。

你在Barong Family旗下发行了数张EP,今年也将发行首张专辑。可以和我们分享关于专辑的讯息吗?我们几时能够看到这个作品?

这张专辑将会有十首歌曲,都是由我创作和演唱的。我这次尝试了很多新的东西,也和很多很酷的人一起合作。Barong会在幕后支持我。专辑不会在Barong发行,因为他们还是以EP为主。但他们还是非常支持我。

我对这张专辑感到非常兴奋,因为专辑和EP很不一样。制作EP是很好玩的事情,但制作专辑需要费更大的功夫。你需要确保整体的素质,也得确保每一个元素都会和其他元素吻合。制作专辑也是尝试新的概念与主题的机会,我非常期待。我很好奇这张专辑的表现会如何,也想看看歌迷们的反应。


特别感谢Zouk Singapore安排这个专访。

翻译:张育铭

To read this interview in English, click here.